主页 > 新闻时代 >《不过就是世界末日》负评成为导演的恶梦!札维耶多蓝为何与媒体 >

《不过就是世界末日》负评成为导演的恶梦!札维耶多蓝为何与媒体

许多电影导演不能接受自己的作品得到负评,有的甚至连看评论都不看—–即便是天才导演札维耶多蓝也是如此,这次他更与媒体、影评人闹翻了。他的新作《不过就是世界末日》今年 5 月在坎城首映时嘘声连连,排山倒海的负面评论与报导,让他负荷不了。虽然最后还是拿下了评审团大奖与人道精神奖,但多蓝仍在 instagram 表示明年不愿意再参加坎城影展。

多蓝在 instagram 上抒发心情。多蓝在 instagram 上抒发心情。

《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是他的第 6 部长片,故事描述已离家 12 年的年轻作家罹患绝症,决定想找许久不见的家人相聚,跟他们说自己将不久人世的消息,没想到此次返家却引爆更多的家人间的紧张与冲突。亲情一向是多蓝拿手的题材,他在 19 岁时推出处女作《听妈妈的话》,自编自导自演展现惊人才华,在坎城影展拿下 3 项奖项;随后每部作品多获好评,上部作品《亲爱妈咪》更在坎城影展拿下评审团大奖。没想到 2 年后,多蓝带着《不过就是世界末日》回到坎城却踢到铁板,在 21 部主竞赛片中,仅获得倒数第 2 的媒体排名,儘管最后还是拿下了 2 项大奖,现场媒体却嘘声连连,让多蓝非常不满。

家庭冲突是本片的重点。家庭冲突是本片的重点。

当下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想继续当导演。」多蓝说。

事情有那幺糟吗?严格来说,这是多蓝电影第一次得到负评,还不至于会洗刷掉之前的辉煌成绩。然而对他而言,他在意的不是「负评」,而是负评的「内容」。

「这部电影以难以置信的方式,不断自怜自溺轰炸观众,这或多或少跟身兼编导的多蓝本人有关。」这则《The Playlist》刊出的影评惹火了多蓝,作者还认为「他将自己带入类似殉道者的角色,有自以为被迫害的情怀。」

「她以为她是谁啊?这些人凭什幺以为自己知道我的私人生活与内心想法?这不是新闻写作,这是八卦。他们用很表面的心理学,假装自己在深入分析。」多蓝怒斥,「当人们在谈论你的私生活而不是工作表现时,很难对他们视而不见。」

影评与奖项的歧见

多蓝的作品一向擅于用丰沛的影像及配乐,堆积出十分戏剧化的叙事,展现浓浓的个人情感。这次《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是他第一次启用全明星卡司:奥斯卡影后玛莉咏柯蒂亚、金棕榈奖得主蕾雅瑟杜、凯萨奖影帝文森卡索,主角是《巴黎圣罗兰》的加斯帕德尤利尔。实力派演员齐聚一堂飙戏,可见他的信心满满,最后却换来恶评如潮的下场。

《不过就是世界末日》卡司走坎城红毯。《不过就是世界末日》卡司走坎城红毯。

许多影评形容《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是「尖锐刺耳」、「频频轰炸」、「难以忍受」,比起前几部作品不有趣、较少戏剧张力,且不见过往的人性。美国影评人一点也不留情面,持续给予很直接的惨烈评语;多半较欣赏多蓝的欧洲人也没好到哪里去,目前为止只有英国《卫报》给出 4 颗星的正面评价,形容本片「聪明」且「独树一格」,「表现出家庭功能的失常与幻灭」,然而调性依旧「尖锐」。

面对这些声音,多蓝在坎城首映的隔天,便表示对作品的信心:「或许需要花一点时间让这部电影走进人们的生命里,不只是观赏,而能听见电影传递出的讯息。对我而言,这是我最棒的作品。」

「如果你不认为自己投入至深的作品是最棒的,那幺要怎幺前进与进步?」多蓝说。

《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最后拿下了评审团大奖及人道精神奖,跌破所有媒体的眼镜。多蓝在发表得奖感言时特别激动:「能得到这个奖真的非常惊喜,我非常感激,我会永远拍下去!」看得出他依旧渴望自己的电影被肯定。

被称为「坎城之子」的多蓝最后还是拿下两项大奖。被称为「坎城之子」的多蓝最后还是拿下 2 项大奖,令他激动万分。

天才导演容易中靶

不过得奖并未为《不过就是世界末日》的争议评价画下句点,多蓝显然也放不下那些负评。这部电影片长 1 个半小时,演的是家庭战争,实际上是导演与影评的拉锯战。

「英文要用什幺字形容狼群的跟众性?就是,狼族的首领往哪走,其他人就会跟着走。」多蓝认为几位资深影评人开砲后,其他媒体或作者就跟着被影响,已有先入为主的偏见,「这种仇恨来自于内心。」

影评怎幺会跟他有仇?多蓝表示,「我知道人们以为我是自大狂,喜欢沉浸在成功带来的名声。」他继续说,「我知道人都会得到负评,何况电影。但他们摆出屈尊俯就的样子,手插着腰,像是斥责小孩没有把功课写完一样。他们把我视为影展的产物。」

多蓝的每一部作品都得过国际影展的大小奖项,尤其最受坎城青睐。多蓝的每一部作品都得过国际影展的大小奖项,尤其最受坎城青睐。

「我不知道这些评论是否是由人类写出来的」多蓝说,「但是的确是人类在阅读。」

谈到影评文化,多蓝认为好莱坞的「那群人」是共谋:「他们左手吃着甜甜圈,右手在键盘敲下给《玩命关头》的 4 颗星。但他们不是导演,只基于某种专业的刻板印象给评价。」儘管有点不屑这种文化,多蓝坦言他还是被伤得颇深。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亲爱妈咪》太过成功,人们在过高期待下的失落感特别重?多蓝摇摇头:「那部电影还蛮好的,但有些地方我不喜欢。」并列举自己可以用其他方式说那个故事,「这部才是我最棒的电影(指《不过就是世界末日》)。」

 负评又怎样?不过就是世界末日

「这部电影讨论的是,人们总喜欢说一些无用或愚蠢的话,而忽略了真正的重点。诡异的是,我觉得坎城首映后的反应,正好符合故事的基本核心,也就是人丧失了爱与倾听的本能。」多蓝说。

他继续说:「现在每部电影都会被嘘,每个人在推特上的发文,都像是判决书一样。」强调若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意见看得越来越重要,会进而影响到影展的气氛—–即使是坎城的领导层( Cannes leadership )也会有点受影响。「这真的很奇怪又不寻常,吵吵闹闹的,这里是夏令营吗?」

当然不是每个影评人或媒体人都如此严苛,有不少人私下为多蓝打气,并鼓励他一定要持续创作与导演。多蓝表示:「我不知道在接下来的人生,是否都要做这件事。反正现在讲这些太迟了,我手边还有电影计划在进行。」

接下来的新作,也是他的首部英语作品《多诺万的生与死》(暂译,The Death and Life of John F. Donovan)找来洁西卡崔斯坦、娜塔莉波曼、苏珊莎兰登、基特哈灵顿与尼可拉斯霍特共同演出,一样星光熠熠。有趣的是,这是一部讽刺好莱坞娱乐生态的电影,描述一位电影明星 John F. Donovan,私底下和英国的 11 岁小孩当笔友,结果被八卦杂誌穷追不捨。

洁西卡崔斯坦在多蓝的新片中饰演女主角。

目前电影还在拍摄阶段,如多蓝所说的「可能赶不上明年的坎城影展」,但他也不想再重蹈今年的覆辙。「我还是会继续被抨击的」多蓝说,不过他的言语显得比较放鬆了,或许在充裕的沉澱与製作时间过后,这位天才导演将会带来让大家心服口服的作品。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