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主机生物 >演员:Justin与Amanda的时代正在倒数 >

演员:Justin与Amanda的时代正在倒数

演员:Justin与Amanda的时代正在倒数

贾斯汀·提姆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与亚曼达塞佛瑞(Amanda Seyfried)所开启的时代精神:谋杀底片的银幕情侣

贾斯汀:无论如何它都不会是我第一次被嘘。年轻时,我很常被嘘。在我参与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的慈善演出时还曾经被AC/DC的歌迷用宝特瓶砸过。那次节目的表演名单上有Rolling Stones, AC/DC, the Guess Who, Rush, 还有 Justin Timberlake,我当时心想:「这其中有一个人跟其他人不一样。」然后我很快就发现,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些巨星之中夹杂了一个乳臭未乾的小伙子。我开始唱歌,同时也不断地被啤酒罐和宝特瓶攻击。之后我就学会轻描淡写地面对这样的状况。

当《南国传奇》在坎城影展放映时,你在现场吗?

不,我当时不在。对我来说,《南国传奇》是一门表演艺术,我到现在都还不晓得那部电影到底在干嘛(大笑)。

我记得你在那部片里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角色,为什幺你会被如此黑暗的角色吸引呢?在你早期的电影里,你都饰演与你正面、主流的形象恰恰相反的角色,你是故意的吗?

在电影里,我并不需要歌迷的期待(他们的关注甚至已经侷限住我的音乐),我也不是在试镜,而我也真的不擅长做这种事。早期,我拍过类似《终极黑帮》(Alpha Dog)和《危险性追缉》(Black Snake)的电影,因为导演们没先叫我试镜。

我认为你演员生涯的转捩点是在2003年开始主持《週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的时候。

是啊,我也这幺觉得。主持《週六夜现场》是我一直想做的事,这节目让我玩得尽兴──将喜剧和音乐混在一块儿是做节目的一种方式。当我第二次主持时,我做了digital short这个单元。

“Dick in a Box”?(美搞笑短片)

是的,这开始了我和Andy Samberg之间的爱情故事。我们现在有两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叫Samberg,另一个叫Timberlake,所以他们分别是Timberlake Samberg和Samberg Timberlake,我觉得以自己的名子为小孩命名超级有创意又超级自私的(大笑)。

我知道David Fincher很欣赏你在週六夜现场里的表现,而这也是他之所以找你演出《社群网战》里Sean Parker的原因之一。你在那部片里是个反派角色,你喜欢担任反派吗?

我完全可以证明那个角色一点都不邪恶,但我承认,那个角色其实是妖娆的,而且那个模样很有趣。Sean Parker是整部电影中最聪明的伯乐,因为他可以辨识出千里马。

你也拥有分析的能力──你似乎会观察情势,而且不做预料之外的事。

那是因为现在状况不一样了,以前当然发生过很多意外。我觉得这都得归功于我从小就是公众人物的关係,所有奇怪的表现都会被记录下来。为什幺以前都没有人会跟我说我穿的服装有多糟糕呢?

演员:Justin与Amanda的时代正在倒数
《好友万万睡》(Friends With Benefits)剧照

你特别小心翼翼地不一再演出类似的角色,从Sean Parker、《好友万万睡》里的浪漫男子到《钟点战》里的英雄。

或许吧,在《社群网战》之后,有两三个反社会的人士为我发声。我不想再饰演那样的角色了,这感觉就跟当音乐家一样──一旦谱出了一首大交响曲,那幺接下来就必须写些小品。也跟我不想要连续两张专辑听起来都很像一样,我希望我的角色是可以被明显区分的。

所以,下一个角色是什幺呢?乡下人还是西部牛仔?

谁知道呢?Ray Charles写乡村音乐,他也功成名就。

走乡村路线与大胆地唱出“bringing sexy back.”是两回事,转换跑道需要勇气。有人试着用那句歌词来定义你吗?

那句歌词看起来的确很大胆,但事实上,我并没有在那句歌词中看见自己,我要人们自己感受和诠释它。我曾经想像过男生和女生、男生和男生或女生和女生在某座岛上、曼哈顿的夜店里、或一个大型的露天场所对彼此唱那首歌,我希望这首歌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我自己对音乐的经验是──把真正的自己藏在心里,但表演什幺像什幺。我不觉得Michael Jackson坏("Bad"),但你在唱那首歌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彷彿真的很坏。

那样的自我认知很浪漫。那幺哪些电影对你来说是浪漫的?

对我来说,浪漫不是只用来形容爱情的。我最近看了《色‧戒》(Lust, Caution),这部片既悲剧又浪漫,我不晓得那些性爱场景是怎幺拍的,看起来很疯狂。

的确很大胆。这部片在亚洲区上映的时候还上了「危险动作请勿模仿」的字幕,显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那幺柔软的。

你说得对。广义而言,电影这样的表演形态对我来说就是浪漫。我最喜欢的表演之一是Donald O’Connor在《雨中曲》(Singin’ in the Rain)中唱“Make ’Em Laugh”的场景。那样幽默的歌舞和道具已经是消失的艺术形式,他的表演既霸道又不忘小节──这也是浪漫的一种表现。

我想那种表演需要天赋和勇气。在表演时不虚张声势是很难的。

所以,择善固执吧。什幺事都有可能发生。

演员:Justin与Amanda的时代正在倒数
《钟点战》(In Time)剧照

亚曼达,在《钟点战》里,妳的角色是一个富有的女孩,被贾斯汀所饰演的角色绑架。

亚曼达塞佛瑞:故事场景设定在未来,那时的人们用金钱换取生命。我的角色与贾斯汀的角色相爱,她想给贾斯汀所有他需要的时间好让他拯救世界,这很浪漫。我一向都会在角色的爱情里迷失方向。

关于性爱场景?

性爱场景很棒。许多共事的演员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已经有过经验了,所以,我怎幺会没有呢?我并不打算假装这些一点都不有趣。贾斯汀演得也很棒──他在《好友万万睡》里就是个每天上班时和别人发生关係的人──所以这种场景对我们两人来说都很简单。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而且我们也很享受其中,真讚!

妳今年25岁。妳曾经在舞会里跳过超级男孩(’N Sync)的曲子吗?

中学时期我参加过很多不同的舞会,我简直就对所有舞池里的东西成瘾。当时作为一个超级男孩的粉丝是很尴尬的,但我实在是太迷他们了,所以我在朋友家的地下室跳了好几个小时超级男孩的首张专辑。

妳是在中学时期开始演艺事业的吗?

不是,但在中学时,我演了两部连续剧──一部是当我15岁的时候,另一部是在17岁的All My Children。我在纽约及艾伦镇间两头跑,一边拍戏一边上学,但没人在乎我有没有上电视。当时的大家只在意有没有和人发生过性关係、喝酒与男生。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在拍摄All My Children认识的──很像童话故事的剧情,他在戏里戏外都是我的男朋友,我们第一次接吻则是在拍戏的时候。

哇,那妳岂不是可以一直看到妳的初吻!

我知道。我妈已把整部戏都录了下来,然后我们全家就会一遍又一遍地看。接吻的那一幕堪称经典。

但妳最出名的吻戏是与梅根福克斯(Megan Fox)在Jennifer’s Body的时候。

Jennifer’s Body是所有我演过的电影里最喜欢的一部。它上档时被大家忽略了,不过后来有发行DVD。我不敢相信没人想看梅根福克斯和我主演的电影,电影里特写我的舌头,而那才是真正的性感。如果一个年轻女孩主动提起她自己的性感镜头──那绝对是因为它很特别。我觉得那场吻戏拍得很好,因为我们两个接吻的习惯很像。我们为了大家做出那样的牺牲,但观众却不领情。

可能是因为吻戏在预告中就播出了,电影公司免费提供了妳们的吻戏。

公司有他们的行销策略,合约内容有写到:「亲热场景将在预告中播出。」我想我大概为此挣扎了一分钟吧,然后就想说算了。

演员:Justin与Amanda的时代正在倒数
《妈妈咪呀》(Mamma Mia!)剧照

妳成功改变形象,在《妈妈咪呀》(Mamma Mia!)里饰演一个完美的好女孩。

没错──而那是一个大责任。因为《妈妈咪呀》,现在有很多女孩想要变得像我一样。为了得到《妈妈咪呀》里的角色我必须做一些额外的作业──真的很不简单。我必须试镜两次,然后到拉斯维加斯去看音乐剧。我觉得那音乐剧真是太神奇了,我几乎都要流下眼泪了。我当时的男朋友说:「这些男人糟透了。」他虽然没有很享受其中,但他和音乐剧里那些男人很像。「他们和你很相像。」我说,「他们就是你。」《妈妈咪呀》改变了我的人生。

妳对少女电影很有兴趣。

我喜欢演出恋爱中的样子,因为这是很正面的能量。广义而言,做一部电影很浪漫,因为它很特别、它让人变得亲密,这就是演员们经常聚在一块儿的原因。当我还是菜鸟的时候,不跟同一部戏的演员聚在一起很难,但现在的我知道这并非是最好的做法。

Ryden擅长描绘舞者。妳看起来像是芭蕾女伶。

真的吗?!我才刚又开始学芭蕾,现在正把我家车库弄成把芭蕾练习室。我现在私底下会去学舞,因为和别人一起练习会很尴尬。我曾经在波特兰的舞蹈教室里学芭蕾,那时我正在那里拍戏,有一群小女孩每次都来看我跳舞,所以我不想要在她们面前出糗,那是在十年前,我也想当个英雄。

看完这两位银幕情侣的访问,除了更了解他们的演艺背景,也让我们知道成功绝对不是一蹴可几的,必定要不畏障碍,付出许多努力!

womany 鼓励大家朝着梦想,勇敢前进!

名女人的成长心路历程
〉〉演员:自己,就是最美丽的宝藏 胡婷婷
〉〉演员:值得为自己疯狂 陈意涵
〉〉梦想家:让世界变成你的游乐场 Janet(中英对照)
更多 名人专访 在女人迷!

来源
图片来源:来源来源来源来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