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视领域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旅行就是会遇到出乎意料的事

到外地旅游最精彩的东西并不一定只是美丽风光,反而是那些在旅程途中遇到不在计划和超乎意料的事。这次的故事是关于预订和入住尼斯旅馆的遭遇,纯粹是把我这段「经典」和「哭笑不得」的事分享给大家,并不是想恶意攻击旅馆。

第一天

从意大利坐火车到达法国尼斯后,我们打算先到早前在网上预定的旅馆 Check In,虽然地图显示旅馆就在车站附近,但我们依然花了十五分钟在街上寻找。后来我们按照街道和门牌号码大概找到它的位置,但我们仍不相信这将会是我们这几晚过夜的地方。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Google Map上看到的旅馆位置

神秘的旅馆

我们眼前是一间古旧而且灯光昏暗的餐厅,裏面没有食客,只有一名穿着粉红衣裳、身形矮小和满头白髮的婆婆。我们互相打了招呼后,婆婆说我们可以称呼她为Pink Lady。我们用英语向她问道:「请问这里是Hostel吗?」,但她好像不太能听见和理解我们的话,于是我们走到她跟前再慢慢地重複刚才的话,这回她明白了,相信是看见我们身后的行李而知道。她说:「对,这里便是…」我们立刻再次还望四周,隐约发现餐厅的另一边有一张大床,上面坐着的是另外一位老婆婆和一只安静躺着的小狗。我们心想这是什幺吖,我们只是想要找一间旅馆过夜而已。接着Pink Lady带着我们进去餐厅裏面的角落,看见一张凌乱的桌子和一部画面开着Window XP预设背景的LCD电脑屏幕。她说这是Reception,Hostel就在楼上。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Pink LadyReception

Pink Lady现身

我们告诉Pink Lady我们的名字和人数,并跟她我们早前在网上成功预定了三晚住宿,她也立刻查看她桌上那本原始手写的大记事本,但查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我们的资料,然后她摇摇手并说了几句我们听不懂的法文。我们于是把在电邮和Booking.com上预定旅馆的列印单据拿给Pink Lady看,并帮助她上网查一下电邮。结果在她的gmail里面看见我们出发前寄的旅馆booking电邮,旅馆方面也有回覆我们预留了九位的房间。这时她大概也知道是自己遗忘爲我们预留房间,也立刻表示不好意思。可是她表示明天是摩纳哥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大量游客都在尼斯预订房间,所以她既没有预留房间,也没有空置的房间给我们,最快也要明天才会有空房间。

我们与Pink Lady对话的过程中,我们全程用英语和手语,但她好像只会听和说法文,结果伟大的google翻译便派上用场。后来也来了一对来自爱尔兰的二十岁情侣,其中的一位女生会一点法文,也好心的充当我们的翻译。纠缠了一段时间后,Pink Lady打了通电话,不久一位三四十岁的法国女人走进餐厅裏,并且说她是Pink Lady的女儿,亦是旅馆的负责人。她理解我们的情况后连忙跟我们道歉,她们也马上打电话到其他旅馆询问有否空房间。当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Pink Lady说让我们先出去,他会继续尝试帮助我们寻找旅馆。

总言之,我们今晚没有房间。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Google翻译大派用场

刚才说到桌上十分凌乱,果然在桌上杀出一只小强(是蟑螂的暱称)在桌上,Pink Lady一手拿着电话,另一手毫不犹豫、不温不火地一下子拍死小强,然后把它置于掌中再握拳合实,这ge招式实在令人敬佩!我们得知她们今晚没有多余房间后便打算自行外出寻找其他旅馆,并把行李都寄託在餐厅裏,然后约定七点回来看看情况如何。临行时,Pink Lady再三表示抱歉,并用手摸摸我们其中一名女同伴的脸。等等,她好像没有洗手?!

拖着行李在大街上找临时住处

所以那天下午我们在尼斯便四出寻找一晚的栖身之所,由于赛车比赛的缘故,果然大部份旅馆不是爆满,便是非常高价。那时我们其实是有些徬徨,因为这是第一次在计划意外的事情。但我们也很冷静,大概是儘管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或火车站过夜我们也不怕的心态。其实儘管找不到旅馆仍然有许多方案,例如坐火车到临近的康城或大城市马赛。后来我们幸运地找到了有两间空余房间的旅馆,但要付两倍的房租,不过我们也接受了今晚在这里过夜。我们也立刻回到原先的旅馆把全部行李搬运到另一旅馆,并告诉老Pink Lady我们的情况,她也答应明天一定有房间给我们。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蒙地卡罗:摩纳哥本来是穷国,但自从1865年建成蒙地卡罗赌场后,直接带旺了当地博彩和旅游业,摇身一变变成富国。欧洲的一个细小的城邦国家,也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之一。每天都有从法国和意大利的火车班次途经摩纳哥,由康城和尼斯过去大概半小时。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法国南部的一个市镇,与尼斯一样有着优美的沙滩,也是度假圣地。康城距离尼斯只不过半小时火车时间,所以到南法旅游可以顺便花半天来这里游览,每年5月都会举办的康城影展。

我们打算上午去摩纳哥感受一下一级方程式和下午到康城影展,所以早上我们便check out,然后带同行李按照约定到Pink Lady哪里。她说房间还没準备好,建议我们把行李寄存在她那里,我们先出去玩,然后晚上便能入住。她说我们玩到晚上什幺时候也可以,到时候便按门铃找她便可,并把卡片和电话留给我们。到了晚上,我们到了餐厅的reception那里安排上房间,不知是不是太晚了,餐厅已经关门。我们按了一下门铃,然后Pink Lady和一名男子走出餐厅向我们问好,他们二人手上拿着一串钥匙,并示意我们到餐厅旁边的大厦大闸门那里。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Pink Lady再次会面

犹如走进未知领域

Pink Lady缓慢地打开闸门,首先看见大厦大堂里面一片漆黑,儘管已经按下天花的唯一一盏黄色钨丝灯的开关,隐约看见一条通道,但里面还是以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在Pink Lady的带领下,我们深入秘境,经过几次转角拐弯后,我们眼前是一条楼梯和一部目测大约一部五十年前的电梯。四面围住电梯的升降槽由下至上都是是由金属铁枝建成,因此是从外面可以看见升降机滑动。电梯是传统的拉闸时趟门设计,而且空间狭小,每次只能上二至三人。我们于是分成五六次连人带同行李上去四楼的房间。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Pink Lady先连同我们两位两位女生上去,我们和那名男子在楼下等候。我们礼貌上也跟他打了招呼,并用英语问他「你是不是这里的员工?」他摇摇头并用英语说了他的故事。他说他是来自北非一个国家,起初我也不明白是那里,知道他说了「共产主义」「无民主」,我们才猜到是阿尔及利亚。他表示自己是以working visa 在法国打工换宿,Pink Lady为他提供住处,他便帮助Pink Lady做一切旅馆经营的工作。在我们等候升降机时,忽然天花的黄灯熄掉,整个地方由于没有窗户结果再次变的漆黑一片,我们也吓了一跳。接着,那位男人按下他身旁的开关,灯光再次亮着,他说这是正常的情况,是为了环保避免灯泡常开。虽然我们也放下心来,但仍然对即将要乘搭的电梯有些不安。当然后来成功安全到达四楼房间,然而,我们从第一天到达餐厅和刚进来大厦的情景的印象也大概想像到房间里的环境。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法式劏房

进去房间后,看见不大的空间里面房中有房。先是看见入口处左边有一间房间,虽然灯光关着,但从房外的壁灯仍能隐约看见房间的情况:裏面大概有三张破旧和脱色的铁製高架床,其中一张面向大门,有一名黑人在下层呼呼地睡着。接着我们向前走并打开房间的第二道门,在房间裏又看见一张高架床。Pink Lady说这是我们的临时房间,明天会有大一点的。那个房间十分狭小,几乎只可以容纳六到七个人,而且没有窗户和只靠天花唯一的灯光作照明。我们四周环看,看见除了那张显眼的双层床外,还有一张沙发床,傍边有两张已摺叠的床架。因为空间极度有限,只有睡觉的时候才会打开那两张摺叠床。这个房间大概能容纳五个人,那幺包括我们的其余四个男生该怎办?结果Pink Lady安排我们今晚到刚才提到的门口右边的房间过夜,由于没有其他办法唯有按照她的安排。

欧游奇遇外传:尼斯旅馆之「谜人 Pink Lady」西文SI

第三天

Cold Water Challenge

其实第三天比较平淡一些,早上起床梳洗后,Pink Lady安排我们最后一天住宿转住另一间比较大而且独立的房间。这次的房间是独立和有九张床,所以不用和陌生人共同使用,安全性相对更好一点。Pink Lady说我们外出时只需要跟她说,她会替房间上锁。于是我们早上也很早便出去了,到了晚上七、八时回来。我们回房间后,当然马上轮流梳洗,毕竟前一天都无法好好洗澡。可是,又一次的失望。这次不像昨天有污水堵塞问题,问题是没有热水。如果是夏天高温下,我们都不介意冷水洗澡,可是当时晚上却只有十多度。不过我们也屏住呼吸、硬着头皮「沖凉冻水凉(广东话)」,这种体现应该比那个「冰桶挑战」(Ice Bucket Challenge)来得还要疯狂。而且冷水洗澡还有一个好处,排队轮后洗澡的时间大大缩减。不消一会,我们有男有女合共九人都成功挑战冷水洗澡。其实许多人冬天都会泡冷水、游冬泳,所以这件小事其实也没有什幺了不起。后来在我们準备睡觉前,有人轻轻打开我们的房门并探头看了我们一下,凭外貌判断应该是中国男子,大概二十到三十岁吧。果然,他以广东话问我们:「你们是香港人吗?」,我们有一刻呆住了,之后他表示自己也是香港人,自己一人住在隔壁房间,因为听到广东话所以好奇看看究竟。我们都表现得很惊讶,竟然会在这样的环境下遇见同路的香港人。我们简单的聊了一下,也分享了大家旅行途中的事情。他说他前几天去意大利罗马是被两个黑人盗去数码相机,他说这班职业盗贼的手法相当纯熟,也十分快速。他发现自己相机被盗取后,连盗贼的样子和甚至连逃跑方向都看不到,所以那位香港人很奇怪我们在意大利竟然没有财物损失。谈话后我们各自跑到自己的床上去,度过这个尼斯旅馆的最后一夜。

Bye, Pink Lady

最后一天我们早上便离开尼斯,坐五小时火车到巴黎。于是我们早上起床收拾行装后便找Pink Lady办退房手续,而终于要跟Pink Lady说再见,没有你便没有我们这几天的「精彩体现」。其实明明在出发前我们已经搜寻过这间旅馆,看网民评价发现没有不妥找,看照片也是没有异状的。后来回港后,我们再次认真搜寻一下,发现其实也有很多游客有着和我们相似的经历和看法,都不推荐这一间旅馆。不过有趣的是,我们发现Pink Lady知名度很高,甚至有外国旅客为她拍摄并上载到YouTube。

也有恶搞Pink Lady版本

相关推荐